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通讯

股市科学不科学探索股市机理少走弯路

通讯
来源: 作者: 2019-06-08 13:54:01

轻度自闭症儿童的表现症状
成年严重缺钙的表现
女性乳腺癌前期症状

美国著名幽默小说大师马克·吐温曾在其短篇小说《傻瓜威尔逊的悲剧》中借主人公威尔逊之口说出一句名言:“十月,这是炒股最危险的月份。其他危险的月份有七月、一月、九月、四月、十一月、五月、三月、六月、十二月、八月和二月。”

马克·吐温这条名言中“十月”被改作“六月”“七月”后在股民中流传甚广。最新财经了解到,自去年底以来,意欲借着“改革牛”东风入市的中国股民本以为可以“进场”大赚一笔,没想到近几周来突然的“牛转熊”把股市变得异常凶险。

相传大科学家艾萨克·牛顿也曾在股市折戟沉沙,最后不得不自嘲自己“能算准天体的运行轨迹,却算不准股票的涨跌和人类的疯狂”。

大科学家牛顿的马失前蹄,似乎更加印证了股市作为一种神秘的存在,波诡云谲、不可预测。然而,这并不代表炒股这件事儿,跟科学没有一点儿关系。

科学——简单数学模型算出股市点数

财经资讯获悉,A股大盘从5000多点跌到3500点左右,股民们除了大跌眼镜,随之大跌的还有白花花的真金白银。然而,科学家仅用一个简单的模型,就能“算出”股市点数在3500上下实属正常。

“股市的运行并非完全无迹可循。”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研究员张佩珩向媒体展示了上证指数1990年以来的走势图,指出该指数除了最初五年的“股民学习期”和2007年全球性金融危机爆发这两个特殊时期,其他时间段股指的波动都在一个可以理解的范围之内。

随后,张佩珩向媒体演示了一个简单计算股市点数的数学模型。他以1995年元旦定为时间轴的参考点,将其前后股指的均值约800点作为指数轴的参考点,并将中国20年来经济平均年增速7.5%作为股指的增长系数,得到一个计算股指点数的公式:股指平均点数≈800×(1+7.5%)^(年份-1995)。

将“年份”2015代入公式,则今年的点位大约是3400点。

“当然股指不是GDP增长指数,它受到的影响是多方面的,往往会放大甚至扭曲实体经济的发展情况。”张佩珩解释说,上市公司是中国经济的先进代表,他们的发展应该优于GDP的增长。如果将该增长设定为9.5%(比经济平均年增速7.5%高2%)代入上述公式,则今年的较高点位大约是4900点;如果情况糟糕,以5.5%(较低的年增速)代入公式,则2015年的较低点位大约是2300点。

张佩珩将表示高、中、低三种情况下的指数发展趋势的三条指数函数曲线进行拟合,放在实际的上证指数走势图上,对该图包裹性良好。

“按照这些分析,当前的指数在3500点附近,基本上反映了正常的经济发展趋势,大可不必惊慌。”张佩珩说。

不科学——中国上市公司市盈率虚高

不过张佩珩同时也表示,虽然目前上证指数3500点的点位可以用正常经济增速的发展理论来勉强解释,但仔细推敲却并不能令人满意。

“中国的上市公司是在证监会等部门严格监管下,经过层层审批精挑细选出来的。他们应该是中国经济的先进代表,其发展应该远远优于GDP的增长,但其实际表现却不尽如人意。”张佩珩说,比如有大批上市公司,他们具有超高的上百倍市盈率,但偶遇经济波动其股价就遭遇“断崖式下跌”,抗冲击能力很弱。

对照观察美股市场,那里聚集了大量优质的国际一流企业,英特尔、IBM、苹果、微软等顶级IT企业的市盈率大概在20倍之内,谷歌、eBay等顶级互联企业的市盈率在25倍左右,阿里、腾讯、百度等顶级中国概念股的市盈率最高也在50倍左右。

“其深层原因是中国的优质企业供应不足,企业的科技创新能力较弱。”张佩珩告诉媒体,这导致了中国股市特别是创业板上市公司的市盈率虚高。

虚高的市盈率和“断崖式下跌”演变成了股市的剧烈震荡。深陷其中的股民不仅没能“捞一笔”,反而套牢了大量资金。天津师范大学自由经济区研究所所长、城市与环境科学学院教授孟广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并不炒股,也不赌博,但感觉“眼下的股市比赌博有过之而无不及”,许多股民的获利和损失“比赌博还大”。

提议——自然科学家应探索“股市机理”

孟广文对媒体说,股市作为社会资金融通的平台,运作的是一国的大量资本,如果平台运作得好,就能够使资本流通通畅,流向制造业等有需要的行业,这会使得企业繁荣,并带动经济繁荣,普通百姓也能在健康的股市中获利,能够从另一个渠道分享经济发展的成果。

然而,孟广文认为,也正是由于股市是一个虚拟的经济体平台,容易受多种因素的影响,并且人们对经济前景的判断分歧有时会比较大,加之涉及到大量资金,对风险控制不够就可能“崩盘”,从而影响国家经济发展,甚至成为导致经济危机的源头。“因此,如何减小股市波动带来的风险,使成熟的金融工具成为国家资本流通的平台,是亟待解决的课题。”

孟广文曾向金融领域从业者咨询上述问题,得到的答案是:“不在高盛等机构、没有几十年的银行业经验,鲜有人说得通金融是怎么运作、如何产生影响的。”

“我认为我们科学界需要有人做一些机理方面的研究。比如基本指标的变化,股市在何种点位上释放何种信号等。”孟广文举例说,他在德国留学的时候认识一位经济学博士,专门用数学方法对经济形势、股市行情进行分析。“中国迫切需要真正懂得世界经济体系运转、金融资本运作的高端人才,当然必须是有忠诚度的人才,这是我们自然科学家要加强研究的方面。”

此外,张佩珩指出,我国资本市场在制度上还需要不断完善:“一方面是国内股市的优质企业供应不足,创业板市盈率虚高;另一方面却是众多的国内顶级企业登陆美股,中国股民分享不到他们的发展红利。这反映了我们国内的资本市场存在的一些问题,比如上市政策限制、缺乏成熟的投融资渠道等,这需要在制度上不断探索和完善。国内的新股发行注册制改革和新三板等也反映了在这方面的积极探索。”

(财经责编:宋萌)

TFBOYS加盟湖南卫视中秋晚会群星为王俊凯过16岁生日
湖北千万富翁开公汽戒烟 2年摆脱烟酒赌
女星大露美背,PK谁的裸背最美

相关推荐